仅剩庞清-佟健独撑 中国双人滑断层为何无法接续

仅剩庞清-佟健独撑 中国双人滑断层为何无法接续

  2011年四大洲花滑锦标赛将于明天在中国台北开幕,中国队由宿将庞清/佟健领衔,目标直指冠军。但除这对宿将之外,中国花滑队其他选手却显得非常黯淡。中国双人滑名目历经10年在天下冰坛确立的上风地位,往常正面对无人交班的尴尬。年老选手、后备人材与申雪/赵宏博、庞清/佟健、张丹/张昊这3对天下级选手之间的气力差异之大,很可能意味着这3对选手隐退之际,也是中国双人滑辉煌终结之时。

  32岁的庞清、佟健是四大洲花滑赛的常客,在这项天下花滑顶级赛事上,他们已拿过4次冠军,在本次比赛上再夺冠军是俩人的希望。以他们目前在天下冰坛的气力,他们也确实是本届比赛双人滑冠军的热门人选,不过,比赛成绩早已不是这对花滑宿将的唯一追求,正如佟健所说,很多时候他们也在思量中国双人滑名目的未来生长前景,等候更多有气力的新人出现
。让中国双人滑以后的天下一流水平得以延续,是这对花滑宿将的一大希望。

  除庞清/佟健外,中国队还派出董慧博/仵一鸣和张悦/王磊两对年老选手前来参赛。在不久前结束的土耳其大冬会上,这两对选手分获二三名。但他们同金牌获得者比拟,在气力上有较着差异。而在四大洲赛这样的天下顶级比赛上,这两对中国年老选手还很难竞争奖牌。

  在去年的天下花滑大奖赛中国站比赛上,一对刚从少年组比赛晋升到成年组比赛的中国小将隋文静/韩聪表现抢眼,依靠高难度动作,夺得该站比赛的银牌,排名仅次于庞清/佟健。“从目前几对年老选手的生长速度看,中国双人滑名目的前景还是有希望的。”国家冬运核心副主任任洪国近日向记者默示,“但要到达申雪/赵宏博、庞清/佟健和张丹/张昊这3对选手的水平,年老选手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主要的差异还是在动作实现质量和艺术表现力上。任洪国默示,弥补这样的差异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仵一鸣不久前曾向记者默示,艺术表现力的欠缺是目前中国双人滑年老选手的最大缺陷。

  从长远来看,年老选手的年齿增进、人生阅历的添加,或者会对提高选手的艺术表现力有所帮忙,但流动员的年齿增进与艺术表现力晋升之间并不完全的因果关系。

  韩国著名花滑选手金妍儿在年仅20岁时就夺得冬奥会女单冠军,其艺术表现力并未因年纪较小而显得稚嫩,而中国双人滑“老三”张丹/张昊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夺得银牌以后
堕入
事业生长的“瓶颈期”,也正是因为艺术表现力方面的停滞不前。

  从中国双人滑选手的生长纪律看,通常都是在选手年齿较小的时候冲击动作难度,比如申雪/赵宏博,曾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尝试天下最高难度的“抛四周”,以高难度动作来弥补艺术表现力的不足;跟着选手的生长和技术动作的精纯,再逐渐
晋升艺术表现力和淘汰高风险的高难度动作。但这也像是赌注,因为选手的生长路线可能会像申/赵、庞/佟那样,艺术表现力随流动员年齿的增大而晋升,也有可能会像张丹/张昊那样,在流动员到达一定年齿后,事业生长堕入
“瓶颈”。

  “艺术表现力究竟是流动员与生俱来的能力,还是能够先天添加?”记者曾听到一位中国花滑熬炼发出这样的疑难。在中国花滑历史上,出现过多名天下级优秀选手,但怎样让花滑流动员的个人胜利延误为中国花滑流动的传统上风,却仿佛
缺少方法。陈露以后
,中国花滑女单水平一落千丈,后起的流动员即使能实现与陈露一样的难度动作,也没法展现其文雅、细腻的动作和肢体美感;往常,在申/赵和庞/佟以后
,中国双人滑也面对一样的隐忧。

  在佟健看来,“功到自然成”是胜利的唯一秘诀,由冰舞转项为双人滑的佟健,或者在舞蹈造诣方面有一定先天上风,但他置信,胜利不捷径,除高标准、严要求的苦练,还是苦练。中国双人滑在十余年的时间里出现
出申雪/赵宏博、庞清/佟健和张丹/张昊3对天下级选手绝非偶然,这三对选手局部由有着中国花滑“教父”之称的姚滨培育,而姚滨又以在教学上的高标准、严要求著称。但姚滨的经验显然不在花滑后备人材的基层培育上推广,去年从美国回国执教的中国花滑女单熬炼李明珠就曾向记者默示,年老一代花滑选手的基本功太差,天下最佳的苗子都还需求重新标准基本功训练,若是不基本功做根蒂根基,流动员无论是实现高难度动作还是到达较高的艺术表现力都将是奢望。

  比拟起天下主要花滑强国美国、俄罗斯和日本等,中国花滑的群众根蒂根基非常柔弱虚弱,这也大大影响了花滑优秀人材的可选拔范围。中国目前从事花滑流动的只有四五百人,天下最优秀的苗子也不过二三十人,而美国的花滑人口多达25万。依靠极其无限的花滑流动根蒂根基去选拔和培育人材,中国双人滑要延续辉煌确实是一项艰巨任务。

  本报北京2月16日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oft-open.com